女子为见前男友谎称要自杀 上了药水才知要价
17/11/14来源:http://www.shyijcn.com

  

  拿“自杀”说事,给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带来警方出警等不必要的麻烦,传递的负能量不能等闲视之。必须将其纳入谣言范畴,用法律予以惩治

  近日,重庆九龙坡石坪桥某小区,一女子为了让前男友来见自己,竟然网上谎称自杀。民警找来开锁匠撬开锁后,发现女子竟淡定地在床上玩手机……虽然房东之前已答应承担所有费用,但感觉被戏弄了,并让女房客自行承担开锁和换锁费用。让人意外的是,次日,女子来到派出所投诉,要求民警赔钱(8月18日《重庆商报》)。

  19岁的小伟已经工作,15岁的弟弟小昆还在上初二。快过年了,二人来到主城的亲戚家,准备一大家人一起过年。7日下午,为了迎新年,两人准备去剪个精神点的发型。

  “把两边剪短一点,中间的头发可以留长一点,然后再塑个形,这样看起来很精神。”坐在江北建新东路一家美发店里,兄弟俩听了发型师的介绍同意塑形。不过,上完药水,两人才知道,这发型整下来要花1680元。2月7日,这事闹进了观音桥派出所。

  民警出警本是防止悲剧的发生,不成想最终却是闹剧一场。网民跟帖,也几乎一边倒地对女子的行径进行谴责,更有人提出“不按散布谣言处理,这样的人怕是还会做更大的事”。

  为了感情寻死觅活的不在少数,但是拿自杀当幌子的并不多见。对这种行为如果仅仅停留在道德谴责的层面,或许还难以达到“以儆效尤”的效果。且不说无法震慑他人,就连目前的行为人也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对谎称自杀的行为如何定性,决定了处理的走向。从谎称自杀所产生的连锁法律效应来看,不能就此不了了之。

  首先,女子通过微信传递自杀的信息被其男友获悉后,自杀念头既然是因分手引发,其男友就应采取积极的措施,否则,难逃“见死不救”的法律追责。正是在此情形下,其男友向警方报警求助。

  其次,警方介入是根据报警求助依法履行职责,且在敲门10分钟房内无反应,联系房东拿不到钥匙的情况下采取的紧急措施,并无不妥。从民事责任上来分析,民警此举符合紧急避险的情形,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这种险情是由谎称自杀的女子引发的,损失理应由其承担。

  警方出警,险情并不存在,从实际效应上看,与报假警并无区别,都是占用了宝贵的社会公共资源,同样产生了扰乱社会秩序的后果。但造成这一恶果的责任主体并非报警之人,除非他明知对方是故意谎称自杀而报警,否则,这一法律后果皆源自于谎称自杀的行为。

  哥哥带弟弟做个发型过年

  2月7日下午2点多,小伟和小昆走进了位于建新东路的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哥哥小伟心想,来这里理发应该也花不了多少钱。

  洗头之后,两人坐在镜子前向发型师表示,头发只需要修剪一下,看起来精神点即可。对着镜子,发型师表示这很简单,把两边头发修短一点,中间稍微留长一点,头顶再塑个型,看起来会很有层次感,也利于打理。

  所谓的“塑形”实际就是烫头发,小昆以前没做过“塑形”,身上的钱也不多。他把眼神投向哥哥,等待答案。小伟表示,“那就做嘛,但是不要弄卷了,不然回去要遭说。”

  上了药水才知要价1680元

  简单地修剪之后,小昆这边已经开始上药水,发型师则把一本烫染价目表递到了小伟面前。上面是不同等级会员卡享受的折扣,发型师介绍,两人的发型整个做下来消费在2000多元,但如果办张会员卡,折后价为1680元。

  “怎么会这么多钱?”小伟有些尴尬,显然,这个价格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他当即表示,他们不做这个发型了,只修剪一下就行,身上也没这么多钱。不过,小昆的头上已经上了药水,而店方的意思也是想让他俩做完发型,小伟无奈之下只好向家里打电话求助。

  随后,在附近上班的叔叔和伯伯赶到了理发店。双方就产生的费用未达成一致,向观音桥派出所报了警。

  双方为付费问题闹到派出所

  民警汪结斋赶到现场了解情况之后,把双方带到了派出所调解室。汪警官表示,美发店在给客人做高消费项目时应当本着诚信原则,告知客人具体消费金额,而不是“先斩后奏”,所以有一定过错;而客人这边,也洗了头,上了药水,建议适当支付店方一定的费用。

  小伟说,美发店存在欺诈行为,自己此前在万州烫过头,一共只花了200元,而这家店要收1680元。店方负责人拿出烫染价目表表示,收费标准都是明码标价的,发型怎么做也给顾客交代清楚了,不存在欺诈。

  两人的叔叔则表示,店方的价目表是女性发型的收费标准,怎能跟男性发型收费标准一样?他们只同意支付100元的费用,还要求美发店道歉。而店方则认为自己并没有过错,拒绝道歉,而且要求对方支付400元。

  在价格和道歉的问题上,顾客一方坚决不让步。最后,两人的家长抛出一句:“那你去法院告我们嘛。”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派出所。

  话题>

  你支持学生假期烫发吗?

  家长声音:过年可适当打扮,开学要恢复原样

  学生们已经放假,春节也快到了,他们任性地打扮自己一番,“换个发型,换个心情”是否妥当呢?昨天,重庆晨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家长,他们多数表示支持,但要求不能过分,开学之后要恢复学生模样。

  “女娃儿爱美是天性,过年了可以烫发,但不能染发。孩子烫发在几百元内可以支持,开学之后,再花点钱去拉直都可以,回到学校还是应该有个学生的样子。”

  ——高二女生家长杨女士

  “坚决不许男生烫发,更别说染发了。我的审美观不允许,别说还是学生,以后工作了烫发我也不能接受。”

  ——高一男生家长谢女士

  “我觉得女娃儿做头发无可厚非,我家女儿就是寒暑假去做一次性的头发,花钱不多。在学校还是学生发型,只是放假了偶尔打扮一下,这样也不错。”

  ——高一女生家长朱女士

  网友说法:不能太过要符合学生标准

  @欣涛:我只知道1680元管一个寒假太亏,要烫选暑假啊……

  @Sparrow____Rui:可以网上团购,只要198,一头长发从头烫到尾。

  @青在努力补番补剧:可以支持。但是花1680元烫个头发,寒假完了就要打回原形……去掉一个1还差不多。

  网上说自杀,网下却安然无恙地坐在床上玩手机,这种捏造事实的行为就是造谣生事,公安机关在依法对其教育的基础上,可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对其予以处罚,使其能够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给他人以足够的警醒。

  拿“自杀”在网上说事,给社会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带来网友接力搜寻、警方出警等不必要的麻烦,并足以给特定的对象造成恐慌,比如此新闻中女子的男友等。不遏制此类行为,谎称自杀就犹如喊“狼来了”一样,会使真正的自杀被人当作闹剧围观,进而错失营救良机,也不利于疏导自杀者的情绪。“谎称自杀”虽不多见,但其传递的负能量不能等闲视之,必须将之纳入谣言范畴,用法律予以惩治。

  @薛智之0616:学生利用假期改变形象、放松心情,无可厚非,花1680元烫发,属于美容美发范围内的消费,但作为没有收入的学生,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家庭没有足够的支撑能力,从需要和可能的关系来看,还是不要支持的好。

  @王玲Sean橙载梦翔:不应该,学生应该有学生样子,适当的烫发、拉发可以,但不能太过。记者 陈翔 报道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