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侨报:日本联大提核裁军 中国农民该何去
17/04/15来源:http://www.shyijcn.com

  

  11月4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4日刊文称,11月3日,联合国大会审议日本提出的“再次下决心采取联合行动彻底消除核武器”的决议草案,美国投下了弃权票。美国作为日本的“大哥”,历年都支持日本的提案,而今年却投下弃权票,让日本大吃一惊。

  文章摘编如下: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月28日文章,原题:中国农民何去何从 根据联合国最新的估计,中国2014年的城镇人口约7.58亿人,占总人口的54%。到了2050年,城镇人口将达10.5亿人,占人口的76%,涨幅惊人。未来30年,为农民在经济转型,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中寻求出路,中国政府推出了“新农村”概念。新农村是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构想。像西方先进国过去那样,城市的工商业现代化,将带动农业现代化,并以城市经济盈余支持农业。这个格局彻底改变了改革开放前,把城市大部分非工业人口视为“非生产性”消费者,为此而克制城市发展扩充的旧理念。

  30多年来,中国城镇化以每年约一个百分点增长,从1980年的19%,增到2014年的54%。目前中国有超过2亿农民流进城市务工或经营中小型生意,约占农民总数的30%。农民大量剩余劳动力转移到非农业领域,既能提高留守农民的个人收入,又协助城区经济转型过程建设,和加强城区内需作用。农民参与的城镇化,是通过内部机制和外部机制的城镇化。

  一直以来,日本以“核受害国”和“拥核国与无核国桥梁”自居。广岛出身的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更是不遗余力地宣传日本的“核受害国”的地位。8月6日,在他的推动下,100多个国家及欧盟代表出席广岛原子弹爆炸70周年纪念仪式。

  此次联合国大会,日本更是首次将日语发音的“被爆者”、邀请各国领导人和青年访问“原爆地”等内容加入了提案。美国投下弃权票后,让日本感到十分失望。日本媒体称,主张“无核世界”的奥巴马自2009年以来首次没有赞成日本的提案。

  其实,美国投下弃权票还算客气的。2016年七国集团(G7)峰会将在日本举行。日本提出将广岛作为会议地点,马上遭到了美国的明确反对。此次美国弃权的理由,与反对G7峰会主办地的理由一样,就是美国领导人不想去原子弹爆炸地。而对此,广岛县原子弹爆炸受害者团体副理事长箕牧智之也表示理解。

资料图(来源:新华侨报)

  日本每年都会在广岛和长崎举办纪念仪式。而美国总统和国务卿均没有参加过这些纪念仪式。日本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让投下原子弹的美国派领导人出席仪式,不是让对方难堪吗?

  首先,美国不能否认投下原子弹的正当性。原子弹爆炸造成数十万人死伤理应得到同情,但这都是日本军国主义造成的。二战末期,日本提出了“一亿总玉碎”的本土决战计划。美国为了尽早逼迫日本投降,在1945年8月分别向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

  受到核打击的日本放弃本土决战计划,于8月15日宣布投降,这大大减少了日本平民的伤亡。如果美国领导人访问原子弹爆炸地,必然会有民众要求其表达出道歉或遗憾等意思,这会颠覆美国投下原子弹的正当性。另外,美国表态还有可能限制自身使用核武器。虽然“弃核”的声音不绝于耳,但作为镇国利器,美国不会轻易放弃。

  其次,美国不想助长日本的“受害者”意识。美国领导人访问原子弹爆炸地的身份,显然是“加害者”,这更会加深日本的“受害者”意识。

  美国领导人如果访问原子弹爆炸地,不仅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对亚洲乃至世界也是不负责任的。因此,美国只投下弃权票,已经给了日本很大的面子。

  当前中国农民流向城市已是一条单向不归路。以贵州流动人口特征为例:截至2013年3月,贵州流动人口累计858万人,其中超过70%属跨省外流,这其中97%流进浙江、广东和福建三省。同样的,贵州本省籍跨县流动人口,也集中在贵阳和遵义两个最大城市,流动人口还有“家庭式”和持续性增长趋势。

  中国的三农问题,是它的农村人口高密度的小农经济特性。即使到了2050年,以联合国预测中国农民占总人口24%,和中国政府为保证粮食安全而设定的18亿亩良田红线估算,人均面积将是2.57亩(0.17公顷)。到时农民仍有3.4亿人,农业人口密度依然很高。1967年,孟德拉斯(Mendras)在《小农的终结》一书中,谈的就是当时法国“传统小农”在二战后经济转型中消失。这些小农处在经济高速增长、工业化迅速推进的时刻,不是纷纷变卖小片土地,或用自己土地加入规模大的农业合作社成为股东,或成为新式机械化农人, 或是奔向城市,身份转变成城市人口。

  不过,日本却不太领美国的情。日本各种有关“原爆地”的提案中,不仅不顾“大哥”面子,还一次次得寸进尺,让其难堪。真到把美国惹翻了的时候,日本就等着挨板子吧。(蒋丰)

  2006年是中国城乡关系蜕变的分水岭,这一年标志由农村支援城市转向城市支援农村。随着城市经济较高效发展,中国农民尝到城市支援的多项优惠政策,包括取消农业税,提供种粮和购置农具补贴,改善农村基础设施,规范农资市场,加强农村教育和医疗卫生,扶贫和促进农民收入持续增长。农村经济和交通得到改善后,可预见的是全国村庄,将从现有的320多万个逐渐减少,但个别村庄规模却会扩大。

  在目前阶段,对于入城农民,关键是如何协助他们的再社会化,以适应城居文化,经济领域异象,提高就业能力,并逐步解决户口制、福利和孩子教育等问题,最后达到农民市民化和城市现代化统一的目标。中国未来的小农,将会从农业生产的规模化和集中化中,寻求机会和突破其传统贫困的瓶颈;远景应是人口密度较低,民居环境清洁、节能、美观、产品多元化、拥有生活质量,能实现可持续经济和与自然生态和谐相处的新农村。新农民又将是拥有发达资讯,相对先进的环保生产概念、企业精神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为提高土地利用规模和效率,新农村政策允许农地转让、租赁、拍卖等方式经营和投资。至于如何达致较公平正义的社会可持续发展,关键是如何避免将来出现农业产权过度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的问题。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