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传统风貌建筑”应该
17/10/08来源:http://www.shyijcn.com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日】村上春树 著  施小炜 译  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首席评论

  □唐螂

    书评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吴波

    村上春树最新首部自传作品《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于12月中旬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作者在本书中敞开心扉,畅谈35年创作人生中的最重要部分。如果想通过一本书全面了解村上春树,《我的职业是小说家》是不二之选。

    一本花费6年时间创作的自传,村上春树想通过此书传达怎样的思考和想法?数十年“诺贝尔文学奖”每年都成为全球读者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村上春树本人的真实想法是怎样的?作为最低调的作家,每每新作出版为何都会占据热门头条?几十年马拉松选手的长跑者和长达35年创作生涯的小说家,哪个身份对村上春树最为重要?村上春树怎样看待自己的35年的创作生涯,对于想从事创作的年轻人又有着怎样的建议?

    有关他人生中的更重要几个组成部分,村上春树都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一书中首次坦诚公开。值得一提的是,该书延续了村上春树一贯轻松、幽默的风格,他为此书还特地创造出一种“亲密的谈话感”的文体,阅读本书的读者会发现一个真正的村上春树,像一个老朋友般的村上春树。

    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一书中,村上春树褪去小说家的光环,讲述自己作为一名普通人如何通过不懈努力,实现了成为一名小说家的梦想。“要做真正想做的事时,就像飞机一样,需要长长的跑道。”村上春树几十年如一日的匠人式写作,对于现下年轻人在社会中如何自我定位、找到自己的精准位置,如何平衡内心世界与烦扰的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如何与自己相处等社会问题,颇具指导意义。

    “我就是一个比比皆是的普通人。走在街头也不会引人注目,在餐厅里大多被领到糟糕的座位。如果没有写小说,大概不会受到别人的关注吧。”村上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一书中表示,“开始创作小说是灵光闪现的机遇,而坚定的信念才是创作道路上最重要的支撑。”虽然是半路出家的新手,但为了能心无旁骛地坚守这份职业,村上远离了喧闹的市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甚至连每日的工作量都严格规定好,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即便是在功成名就的创作黄金期,村上春树也毅然离开日本,去美国从零开始成为创作新人,亲力亲为开拓读者疆域……在人生中的许多重要节点上,村上春树都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抉择。

    而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一书中,他从写作的方式探讨人生,首次谈到这些隐藏在抉择背后的真正想法。在时间长河的冲洗中磨炼自我,抱定一颗恒心,一步一个脚印地抵达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的平衡。“凭时间赢来的东西,时间肯定会为之作证。”

  广州市民普遍关注的《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日前获得通过。然则,被通过的条例,剔除了“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条则,这一动作,令长期关注城市历史文化保护问题的学界专家学者倍感茫然。

  据负责解释的市人大法制委负责人表示,剔除有关条则,主要是因为上位法没有依据。言下之意,就在于“传统风貌建筑”这个概念,是扩大了上位法的保护对象,会限制房产业权人的权益。此外,“传统风貌建筑”认定标准难以与“历史建筑”区分,故以“历史建筑”来涵盖“传统风貌建筑”,就完事大吉。另立一个“传统风貌建筑”,是多此一举。

  专家学者们对这一说法并不满意,更有观点认为说法牵强。有学者援引建设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街区保护规划编制审批办法》第十五条,该条则就规定“传统风貌建筑”是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对象…….

  此次《条例》通过后专家学者们所以反弹,可能因为他们原先对这个法案的期待过高。长期以来,讲到城市历史文化保护的问题,最直观的就是“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以往,对历史建筑的保护,主要依据文物法,而在实际操作中,文物法的适用,是“力有不逮”的。这才有了一个 “传统风貌建筑”的文化概念。而令人纠结之处在于,广州市在不久前举行大规模的文化遗产普查活动时,“传统风貌建筑”的概念,是被普遍使用着的。但新的立法条例,一下子就把它打入了“冷宫”。

  其实,不管是将“传统风貌建筑”纳入保护条例,还是将其归入历史建筑中去考量,都是一种画红线的做法,实际上,画线之后,除非政府投资去保护,许多“文化符号”都未必保护得好。很多有文物含义的建筑,被保护之后,往往因为没有保护的资源投入,破旧不堪。透过现象看本质,之所以立法不愿意“扩大”保护对象,无非是不想再增加“保护”的行政成本而已。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一书中记录了日本重大社会事件发生时村上春树对于政治、经济和人文现象的独特看法。针对教育体系和学生个性解放等矛盾问题,村上春树都展开了深刻的思考。

  对于“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还是换种思路比纠结于纸上谈兵玩概念更好。举个例子,在物权意识比我们强烈得多的日本京都,人家保护的方法是把城市达到某一年限的建筑统统纳入保护范围。然而,这些保护不是一成不变的,可以通过论证、博弈最后以一种与历史“妥协”的方法,逐一对建筑进行改造翻新,但有严格的文化风格保留标准。当然,人家的城市是少见成片开发的地产商的。

  目前画线式的保护条例立法思路,其实是不利于活化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的。所以,即便“传统风貌建筑”没有纳入新的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不一定值得有那么大的意见,只要让有关部门在操作以“历史建筑”来涵盖“传统风貌建筑”时,能做到“有文化”并且“公开化”,也许就能够达成历史文化保护学者们的大多数愿景。

365备用http://www.toosui.net/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