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迎108岁 加上围观的达
17/10/20来源:http://www.shyijcn.com

  

图为:书斋中的周有光 (资料图片)

  昨日,慈溪观海卫镇东营村,巡游的队伍在村中前行,一路表演,沿线人群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

图为:周有光和夫人张允和 (资料图片)

  “阿波次的鹅佛哥”……中国人小时候学汉语,便是从摇头晃脑念abcdefg开始。

  再长大一点,学会了用电脑,打字更是缺不了拼音。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

  1月12日,周有光迎来108岁(虚岁)大寿。他幽默地说:“上帝太忙,把我忘掉了。”

  现场:海内外学者来祝寿

  1月12日,北京长安俱乐部。北大教授张维迎、《血酬定律》作者吴思等学人齐聚一堂为周有光祝寿。武大教授刘绪贻、经济学家吴敬琏等海内外学者来电祝贺。周有光因身体原因缺席,视频中的他和大家打招呼:“上帝太忙,把我忘掉了。”

  独子周晓平代周有光表示:“我爸爸他今天脚有点疼,下楼比较困难,今天不能来,非常抱歉。他说他是语言文字学家,不是文化大家,更不是什么汉语拼音之父。文化是大学问,是很深刻的东西,他就是看看书,总结总结里面主要的问题,根本谈不上文化大家。他想听听大家对他的评论,看看怎么样好好地学习学习。”

  关注周有光健康的医生介绍,周有光前一两个月,有点身体不适,“夜里睡了疼,休息不好,提出想住院查一查”。

  贡献:拼音转换促信息化

  座谈会上,北京大学教授苏培成告诉众人,周老50岁时转行语言学,花费三年时间,用26个拉丁字母作为注音基础,主持编写了今天通用的汉语拼音方案,被称作“中国汉语拼音之父”。

  苏培成说,进入信息化时代,中国很多人在用电脑。“当然,五笔输入法是有贡献的,但五笔字根不易记。是周老提出了拼音转换法,直接输入拼音,不必拆字根,就能直接打出汉字。目前,拼音输入法已经成为最广泛使用的拼写方法,这一贡献特别巨大,使汉字能够更好地走向世界。”

  大家风范

  百岁仍推新著

  座谈会现场,令社科院研究员资中筠称奇的是,“很多小青年知道的新八卦,周先生全知道。谈起网事,他兴致盎然。”

  社科院研究员刘志琴称,2005年,100岁的周有光出版了《百岁新稿》,2010年,又出版了《朝闻道集》,2011年,他出版了《拾贝集》。查遍中外古今,没发现像周老这样100岁之后还不断推出新著的,“他是中国唯一,也是世界唯一”。

  不忘落难故人

  章乃器是中国民主建国会创始人之一。抗战时期,章乃器在重庆创办了中国工业经济研究所,周有光任副所长。

  章乃器的儿子、历史学者章立凡回忆,父亲“文革”落难时,戴上“反动学术权威”帽子的周有光还不避忌讳去看望他,“在那样的情况下,周有光先生不忘故人,看望老友,令我感动。”

  一生敢说真话

  著名历史学家雷颐因1987年4月全国两会与周有光相识。“他是政协委员,我被抽调去给全国政协社科组写简报。1987年争论的一大焦点是要计划经济还是商品经济。周有光先生是唯一一个每次发言都敢讲的人,还讲得很清晰,尤其是谈经济问题。他的勇气和人生智慧,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周有光的忘年之交、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秘书何方曾问周有光,在讲真话与讲假话上能不能含糊一点、模糊一点呢?周有光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不能和稀泥,真就是真,假就是假。”

  养生心得

  少吃补品 不要生气要思考

  在周有光著作《周有光百岁口述》中,他讲述了自己的养生心得。

  我的夫人张允和,2002年8月14日去世了,享年93岁。张允和在世时,我们上午、下午都喝茶,有时喝清茶,有时喝英国红茶,有时喝咖啡。

  我们很少吃补品,我想健康最重要的,就是生活有规律,同时胸襟开朗。饮食上,不吃荤菜,不吃油煎食物,主要吃鸡蛋、青菜、牛奶、豆腐四样。穿衣服也简单,舒服就行;喜欢小房间,有利于听觉。

  精神方面,第一是不要生气。讲个笑话,刘少奇讲:“吃小亏,占大便宜。”我说:“吃小亏,不占大便宜。”第二,要思考。上帝给我们一个大脑,不是用来吃饭的,是用来思考问题的,思考问题会让人身心年轻。

  人物简史

  百岁老人历经“四朝”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周有光”是他的笔名,“有光”后来成为他的号。

  1906年1月13日生于江苏常州,那时还是清朝光绪年间。他的一生经过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

  1927年至1948年,他任职于高校及银行,业务曾办到华尔街,是金融学家和经济学教授,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1949年后回国,在复旦大学和上海财经学院教授经济学,业余从事语言文字研究。1955年奉调北京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转行编写出汉语拼音方案。

  85岁开始写文章,广泛探讨诸如全球化、中东局势、公民意识等问题,成为公共知识分子。

  周有光与作家沈从文是连襟,娶的是“合肥四姐妹”中的二姐张允和。

  “我们观海卫人,闹的就是这一天,是把元宵活动提前了。”昨天一早,慈溪观海卫举行了一场1000多人参加的民间自发的巡游活动,名气虽不及鄞江“三月三”、“十月十”的庙会,可就巡游排场、人数来讲,也当真是让记者大开眼界了。

  □记者 朱琳 摄影 记者 高远

  参加巡游的有上千人,加上围观的达两万人

  昨天是正月十一,对于绝大多数宁波市区的人来讲,这农历新年怕是已经过完了,唯一热闹的元宵节,怕是也要在雨水中度过了。

  可慈溪观海卫镇,却迎来了他们的羊年闹元宵活动,暨第七届“都神会”——五都大帝出殿行会民间巡游活动。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宅”了十来天,记者应邀凑了个热闹,一早7点驱车赶赴观海卫。

  “你们可是来对了,这活动堪称是我们当地最大的,今天一共会有14个村一起参加,巡游人数达1300多人,加上周边观赏的,足足有两万来人了。”观海卫民间艺术协会的沈先生告诉记者。

  扳着手指算算,记者也曾在乡下的几场庙会瞥过几眼,真正赶庙会的话,昨天还是头一次,全程三个小时下来,让人对庙会有了区别以往的感受——有趣、团结、开心。

  “大家都是为了讨个好彩头,虽然累,不过值”

  看得出来,昨天的这场巡游,让当地村民费了不少劲。

  不到8点,记者到达东营村时,已经汇集了不少整装待发参加巡游的群众——打腰鼓的在准备道具,乐队演奏的在整理服装,抬花轿的正做着最后的检查工作,还有每家的领队在列队……随时等待巡游队伍出发。

  “冷不冷?累吗?”在巡游开始前,记者沿街询问几个群众。

  “不冷,这么多人一起参加,怎么会冷啊?我们早上睡不着,5点多就开始准备了。”

  “新年新气象,今天天公作美,大家都是为了讨个好彩头,祈福羊年有好运啊!虽然累,不过值得。”

  正说着,周边的村口、桥头、学校门口……开始簇拥了一波又一波来赶庙会看巡游的人,一条街比一条街热闹。

  8点20分许,巡游队伍浩浩荡荡地从东营村村委会门口出发,他们将途经东山头村菜场、团前方、城隍庙、广义路、观城中学等20多个地方,记者跟在队伍的边上,随着大部队体验整场巡游。

  手持五色大旗的,打着腰鼓跳着舞的,合奏着古曲的……途中可见各家各户的民间剪纸、奇花异卉、古董玩物、山水盆景,俨然就是一次民间艺术大展示。

  “都神会”起源于一段美丽传说

  要说起来,这场小有名气的“都神会”起源于一段美丽的传说:

  在明末清初农历五月廿五这一天,当时观海卫镇东山头林家祖上林阿贵在海中捕鱼,那天鱼出奇得多,打上来的全是好鱼大鱼。

  林阿贵感到为人不可太贪,打算收网回家,结果竟发现刻有明朝爱国元帅封号“五都大帝”的神位牌漂入了他的网中。当时,林阿贵就有所领悟,把神位牌放进渔船带回了家,又恭恭敬敬送至林家村蛤蜊山旁。

  随后,林阿贵心有灵犀,就和当地百姓们盖起两间茅屋,将神位牌供奉起来,这殿堂亦就是现在的“都神殿”,当年前来祈祷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百姓络绎不绝,使香火日渐旺盛。

  乾隆四十四年,当时林、吴、韩、徐、蒋、方等“五姓一柱”(林家、吴家、韩家、徐家、蒋家称为“五姓”,方家称为“一柱”)约20余个自然村的百姓们每年都自发组织,举行声势浩大的“都神会”。

  (据《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东方早报》《生命时报》报道)

  自此之后,“都神会”就成了广大群众祈求风调雨顺的盛会,其间中断过很久,但时至今日,在一些热心人的支持下,又逐渐恢复起来了。

本新闻版权归澳门百家乐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