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调兵黑海对抗北约渗透 抽调“地方大员”加
17/10/16来源:http://www.shyijcn.com

  

  【环球网军事7月5日报道】北约峰会本月8日将在波兰华沙举行,届时将批准向波兰和波罗的海3国派遣4个营的兵力计划。北约秘书长声称“不寻求与俄罗斯发生冲突”,但认为“俄仍是威胁”。为了遏制北约势力不断渗透黑海地区,俄在黑海地区建设最现代化的海军基地,部署多艘潜艇。

  据俄新网4日报道,北约秘书长3日接受德国《星期日图片报》采访时表示,“冷战已成为历史。但我们面临着不可预测的危险和严峻的挑战,包括来自准备武力改变边界的俄罗斯的威胁。此次北约峰会在华沙举行对北约安全来说具有重要意义。”俄外长拉夫罗夫反击称,北约领导人一直在宣扬“俄罗斯威胁”的神话。

高岗

高岗

  编者按:新中国成立后,为适应大规模经济建设的需要,党中央决定将各中央局和大区行政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调到北京,担任党和国家机关的领导职务。其中包括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高岗、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饶漱石、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二书记邓子恢、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习仲勋,史称“五马进京”。

  “高饶事件”是如何传达的?

  “高饶事件”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共党内出现的第一次重大斗争。关于这次事件的传达,由于资料不足等原因,此前的文章和著作均鲜有论及。新近出版的《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6册,披露了一些这方面的史料,补足了一些已公开资料的不完整部分,为给“高饶事件”的传达过程勾勒一个大体轮廓提供了可能。

  周恩来主持高岗问题座谈会,从10个方面揭露了高岗分裂党的阴谋活动

  1954年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全会通过根据毛泽东建议起草的《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不点名地批判了高岗、饶漱石的反党分裂活动。四中全会结束后,根据中央书记处的决定,分别举行关于高岗和饶漱石问题的两个座谈会,对证和揭发他们搞阴谋活动的事实。

  高岗问题座谈会由周恩来主持。在2月25日的座谈会上,周恩来综合43人的发言及其所揭发的材料进行了总结发言。发言提纲从10个方面揭露了高岗分裂党的阴谋活动:“一、在党内散布所谓‘枪杆子上出党’、‘党是军队创造的’,以制造‘军党论’的荒谬理论,作为分裂党和夺取领导权力的工具。”“二、进行宗派活动,反对中央领导同志。”“三、造谣挑拨,利用各种空隙,制造党内不和。”“四、实行派别性的干部政策,破坏党内团结,尤其是对干部私自许愿封官,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和企图骗取别人的信任。”“五、把自己所领导的地区看作个人资本和独立王国。”“六、假借中央名义,破坏中央威信。”“七、剽窃别人文稿,抬高自己,蒙蔽中央。”“八、在中苏关系上,播弄是非,不利中苏团结。”“九、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权位的阴谋活动。”“此外,高岗的私生活也是腐化的,完全违背共产主义者的道德标准。”发言提纲还分析了高岗所犯错误的思想根源、社会根源和历史根源,并总结了从高岗事件中应当吸取的教训。

  2月26日,在北京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刘少奇,为送审周恩来的发言提纲致信在杭州休假并主持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毛泽东。刘少奇在信中说:“这是恩来同志在高岗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准备发给省市委书记以上,用口头向地委书记和军党委以上干部传达。另附若干事实材料,请主席审阅修改并示复。”2月28日,毛泽东致信刘少奇并中共中央书记处各同志:“恩来同志2月25日的发言提纲经胡乔木、陈伯达二同志作了一些修改,我同意这些修改,请你们考虑酌定。”当时均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胡乔木、陈伯达对周恩来发言提纲所作的修改,主要是加强了对高岗所犯错误的分析和批判,并且补充了向全党高级干部宣布高岗的错误,向全党公布中央《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以及在报上公布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主要内容的必要性等内容。

  3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周恩来的发言提纲。3月3日,中共中央将提纲转发各中央局、分局、省(市)委书记,党中央各部委部长和主要负责人,中央人民政府各党组书记,军委各部门首长和军以上党委书记,指示他们亲自收存,准备向地委书记和军党委以上干部作口头传达时之用。此外,还通知他们:有关高岗错误事实的若干材料和饶漱石所犯错误的文件,将在以后陆续发出。

  3月4日,也就是提纲发出的第二天,周恩来遵照毛泽东2月28日致刘少奇信中的指示精神,在有2400人出席的高级干部会议上作了关于中共七届四中全会精神的传达报告,介绍会议的情况和关于高岗阴谋活动的主要事实以及应该吸取的教训,阐释学习全会文件的重要意义。他指出:召开四中全会的目的,一是要通过治病救人的方法,帮助犯错误的干部觉悟;二是要“教育我们全党首先是高级干部,提高政治觉悟,来加强党的团结”。从暴露和揭发出来的事实看,“高岗的极端个人主义的错误,已经发展到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企图实现其夺取党和国家领导权力的个人野心”的地步。就是说,他没有一种公开的政治主张和纲领来同党的主张和纲领对立,而是企图通过阴谋活动来实现其夺取党和国家领导权力的目的。尽管四中全会对他采取治病救人、等待觉悟的方针,他在四中全会上和会后的座谈会上也作了两次表面的检讨,但实际上是拒绝反省的,并且以自杀来自绝于党和人民。“因此,对高岗目前有些悔罪的谈话,我们还不能轻于置信。”

  邓小平、陈毅、谭震林主持饶漱石问题座谈会,对饶的问题归纳出四项结论

  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由政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二书记陈毅和第三书记谭震林主持。会议共开了七次,前四次着重对证饶漱石所犯错误的事实,第五、六次是到会同志对饶漱石的错误进行揭发,第七次是饶漱石进行自我批评,最后由邓小平和陈毅发言。

  3月1日,邓小平、陈毅和谭震林就座谈会情况报告中央,对饶漱石的问题归纳出四项结论:一、饶漱石是一个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的野心家。他个人野心的欲望是日益上升的,而最尖锐的罪恶,是1953年他和高岗共同进行分裂党的活动。二、饶漱石的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不是一般性的,有其特殊之点。他善于伪装,多年来以守法克己的伪装,在党内施展阴谋,争夺权位,不到重要关节不伸手,在伸手时亦常以伪善面目出现,以各种方法利用别人为其火中取栗。饶漱石的基本思想是不承认共产党是马列主义的统一的革命政党,而是把党看成派系林立的集团,认为投机取巧,运用手段,就可以凌驾一切。三、饶漱石在党内进行争夺权位的斗争中采用了与党的作风完全相反的一套办法,把这些丑恶的所谓权术搬到党内来施展。四、饶漱石对自己所犯的错误,直到现在,还不是采取彻底承认的态度。报告还总结了党在揭露饶漱石的错误时应当吸取的教训。

  3月12日,毛泽东在报告上批示:“在第四页上‘毛主席’改为‘毛泽东同志’。其余均同意。”3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批准了邓小平等关于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的报告。次日,中共中央将报告转发各地,转发范围及指示内容与转发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完全相同。

  可以看出,中共中央在开始时对“高饶事件”的传达是相当审慎的。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和邓小平等关于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给中央的报告只转发到省(市)委书记及相当级别的党内高级干部,并且指示他们亲自收存,向地委书记和军党委以上干部只能作口头传达。鉴于高岗、饶漱石原来在党内地位的特殊性以及他们所犯错误的严重性,中央在初始阶段对“高饶事件”的传达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是必要的。这可以尽量减小由此在党内引起的政治震荡。后来根据形势的发展,中央又适时扩大了“高饶事件”的传达范围。

  “高饶事件”在党内的传达范围由省军级干部扩大到县团级干部

  周恩来的发言提纲和邓小平等的报告转发后,各地按照中央的指示开始进行传达。

  3月24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就传达高饶问题计划报告中央。其主要内容是:一、传达范围:各省委、市委传达到县委书记、副书记、县长以上及相当这一级的干部。军队系统传达到正、副团级以上干部。二、传达方法:第一,省、市委首先召开全体委员会扩大会议(包括省军区党委负责人及若干地委书记在内)进行传达讨论。省、市委扩大会议之后,随即由省委召集县委书记、副书记、县长以上及相当这一级的干部会议进行传达,省军区范围内的正、副团级以上干部,即参加省委召开的这一传达会议。第二,各军首先召开军党委扩大会议,会后由军党委直接召集正、副团级干部传达。报告还提出: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罪恶的各项具体材料,希望早日发下,以作为各省市委、军党委领导同志向下传达时统一的根据。

  中共中央华北局的传达计划,显然超出了中央规定的传达范围。接到华北局报告的当晚,毛泽东、刘少奇和周恩来进行了讨论,认为要发出此电,中央直属机关如何作进一步的传达,则另作安排。3月25日,中共中央将华北局关于高饶问题传达范围的报告转发各地党委参考,并指出: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和邓小平等关于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的报告这两个文件,应发给各地委、县委书记及军队中师和团党委书记,并由他们带回去向地委、县委各委员及师和团党委各委员传达。在城市以及机关和学校中亦应向上述相当的党内干部传达,但在县团级干部中应以高饶问题作为背景事实,集中注意于传达和学习四中全会的文件。关于华北局希望早日下发高岗、饶漱石反党罪恶的各项具体材料的请求,中央明确表示:高岗、饶漱石问题的其他文件目前不拟发出。这样,中央关于高饶问题的传达范围已正式扩大到党内县团级干部。

  中央转发华北局报告的第二天,周恩来在东北高级干部会议上作了关于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决议和高饶问题以及初步结论的传达报告,详细介绍了高岗、饶漱石进行反党分裂活动的主要事实,批判了高岗、饶漱石的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思想,并由此得出结论:高岗的错误已经“不是普通的政治、思想、组织错误,也不是党内严重的路线错误”,他已走上分裂党、反对党的道路,变成了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野心家。

  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决议和“高饶事件”在党内的传达,也引起了在新疆的苏联工作人员的关注。1954年5月20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致电西北局并中央。电报说:一、中苏金属公司的苏联同志要求我们向他们介绍七届四中全会的精神和情况,我们可否介绍,应介绍哪些内容,介绍给哪些同志?二、新疆有迪化(当时已改称乌鲁木齐,迪化是当时的习惯性称呼)、伊犁、塔城、阿勒泰、喀什五处苏领馆,如领事同志询问七届四中全会情况时,我们可讲哪些内容?

  5月22日,中央电示新疆分局:关于党的四中全会和高饶问题,你们可找苏联驻迪化总领事一谈,可将政治局向四中全会的报告和四中全会决议送给他,另根据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和邓小平等关于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给中央的报告扼要说明高饶问题。对于中苏公司及其他苏联同志可请苏联总领事酌情转告,你们不必另外谈话。四中全会两个文件,亦可同意总领事送给其他苏联同志阅读。

  “高饶事件”在全党范围内传达。与此同时,关于高岗自杀问题给苏共中央的通报以毛泽东的名义发出

  经过党内5个多月自上而下的逐级传达,向全党传达高饶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为了进一步深入进行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教育和在全党范围内宣布高饶反党、反中央和阴谋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1954年8月1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向全体党团员传达高饶问题的指示,决定将高岗、饶漱石的罪恶行为向全体党员和青年团员进行传达。指示要求:各级党委应即根据四中全会的文件和《周恩来同志在关于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邓小平、陈毅、谭震林关于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的报告》以及中央发出的其他有关文件的精神,在农村和城市的一切支部大会上向党员作报告(青年团员参加,某些非党积极分子也可参加)。具体部署由各级党委自行安排,军队系统由军委总政治部规定,党中央各部委和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由两个直属党委规定。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在机关工作的党外干部,亦应由党的负责同志将高岗、饶漱石问题向他们作适当的通知。这一传达工作,应在9月底以前结束,并将结果上报。

  鉴于“高饶事件”已开始在全党范围内传达,1954年8月31日,周恩来致信毛泽东、刘少奇并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陈云、中共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彭真,建议由我驻兄弟国家大使直接向所在国党中央负责同志传达,并附带提及高岗在2月17日自杀未遂,经过党的半年管教,毫无悔悟,又于8月17日自杀死去。饶漱石则仍在检讨中。同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的信上批示:“照办。”刘少奇批示:“同意这样办。”9月1日,关于高岗自杀问题给苏共中央的通报以毛泽东的名义发出。

  1954年8月17日,中央关于向全体党团员传达“高饶事件”的指示发出。为保证这一指示的贯彻执行,中共中央于9月初转发了中宣部《关于传达中央宣布高岗、饶漱石反党罪行的报告提纲》。该报告提纲共四部分:一、高岗、饶漱石的反党、反中央、阴谋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罪恶行为;二、高岗、饶漱石反党、反中央的阴谋活动,反映了在过渡时期资产阶级破坏党、分裂党和瓦解党的要求;三、揭穿高岗、饶漱石反党阴谋是我们党的胜利;四、全党同志必须从高岗、饶漱石事件中吸取政治教训。中央在转发该报告提纲的通知中说:“根据中共中央1954年8月17日关于传达高饶问题的指示,现在发给你们《关于传达中央宣布高岗、饶漱石反党罪行的报告提纲》,以供应用和参考。这个提纲只印发给作报告的同志,不要登党刊。并且要告诉作报告的同志,在对党团员作报告时,除了提纲中所举的事实外,不要另举其他不适当的事实。”该通知和报告提纲的发出,有力地指导了各级党委的传达工作。历经半年多的时间,高饶问题的传达于9月底前结束。

  为了对抗北约势力不断渗透黑海地区,俄开始加强在黑海地区的军事建设。据俄《消息报》4日报道,俄正在新罗西斯克建设最现代化的海军基地,以用于停泊海军各种级别舰只,其中包括常规潜艇等。该基地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竣工,届时6艘“基洛”级柴电潜艇将进驻,俄还准备向该基地部署10艘护卫舰。俄军事科学院教授科久林认为,在这里部署常规潜艇可有效对抗北约在黑海地区的水面舰只,并可利用“口径”巡航导弹对岸上目标实施打击,还可有效对抗美国在罗马尼亚部署的反导系统。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3日分析称,俄此举旨在阻止北约以任何方式封锁俄海军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地中海的通道。新罗西斯克原本是替代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港的一个备选地点。但随着俄不断扩大在黑海地区的军事存在,这两个港口目前互为补充。

  俄总统普京访问芬兰时还对该国准备加入北约发出警告称,可能重新在其边境地区部署军队。据俄《观点报》报道,普京表示,“如果芬兰加入北约,这意味着芬兰军队将成为北约军事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并在转眼之间部署到俄联邦的边界。我们要如何应对?” ▲ (柳玉鹏)

  1955年3月21日至31日,中共中央举行全国代表会议,正式通过《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开除高岗、饶漱石的党籍,撤销他们所担任的一切职务。“高饶事件”以高岗、饶漱石的阴谋活动彻底暴露和失败而告终。

本文由365体育投注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