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备用军士长三天两夜检查作战车辆
17/10/18来源:http://www.shyijcn.com

  

  抬臂,敬礼!

  一级军士长肖长明记不清这是他军旅生涯中第几次向军旗敬礼,但他明白,这将是最后一次。

  港媒称,中国军事专家称,北京需要在南中国海斯普拉特利群岛(即我南沙群岛)建设第三条跑道,来实现成为真正蓝水海军的长期战略目标。

  1983年入伍的他,在部队已经服役30年,达到士兵服役最高年限,成为2001年施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士官管理规定》以来,第二炮兵某基地第一名退休的士官。

  肖长明所在的“常规导弹第一旅”为他举行了一场欢送仪式,这是该旅第一次为一名老兵专门送别。

  从军三十载,修理工肖长明和“常规导弹第一旅”结下不解之缘:1993年春天,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我国第一支常规导弹部队,也就是后来的“常规导弹第一旅”。肖长明从别的单位调到该旅,从此再也没有挪过窝。

  那时候,车载式导弹在我国还是新鲜事物,许多人都没见过导弹发射车长什么样子,肖长明也不例外。在一个荒芜的山沟里,他和其他“拓荒者”一起,用松树枝、映山红搭起“创业门”,高举右手宣誓:让中国新型导弹早日腾飞!

  部队组建之初,繁重的战备任务和汽油车不稳定的性能,使机动式武器装备经常成为移不动的“铁疙瘩”。

  一次演练中,部队开赴作战地域,好几辆发射车在路上“趴了窝”。肖长明走一路修一路,回到营区已是深夜。原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整一下,没想到上级紧急作战命令又来了:3天后部队再次出发!

  部队领导不放心装备状况,把肖长明叫到眼前一一交代。责任在肩,肖长明三天两夜没合眼,带着汽车连修理班6名同志把所有车辆全部检查一遍。他向旅领导拍了胸脯保证:“出了问题处分我!”

  看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旅领导命令:“睡觉两天,立即执行!”这一睡,雷打不醒,出发时,战友们只好把肖长明抬上军列。

  回顾30年部队生活,严格来讲,退休是肖长明第二次“离队”。

  1994年12月,已经服役12年的肖长明接到转业命令,回到湖南老家。工作还没找好,第二年2月7日,由于部队执行紧急战备任务,一个电话又把他召回老单位。

  当时还没有施行新的《士官管理规定》,肖长明的“身份”成了问题,但他顾不上谈条件,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战备任务中。

  战车轰鸣,发射分队导弹上车,准备出发开赴作战阵地。临行前,梯队首长把肖长明叫到跟前,“你再看看,检查检查。”

  所有的车辆一起发动,肖长明绕场3圈,停留在某辆发射车前,他要求开箱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辆车由于某型线圈损坏,导致转向机发滑,若载弹上路很可能造成“车毁弹亡”,后果不堪设想。

  一场“灾难”化解了,导弹最终拖着火红的尾焰,怒吼着准确命中预定目标。战友们相拥庆祝,肖长明却默默向导弹飞去的方向敬了个庄严的军礼。

  “打仗就要这样的人才,说啥也得留下来!”第二年,旅领导特事特办,向上级机关申请解决了肖长明的编制问题,并为他家属办理了随军手续。就这样,已经脱下军装76天的肖长明,颇具传奇色彩地重新回到部队。

  修理工从事的都是“幕后工作”,这和肖长明低调、内敛的性格相得益彰,少言寡语的他成了定军心的“压舱石”。

  一次,军委首长视察部队前夜,一台野战柴油发电机声音异常。时值深夜,部队又在野外驻训,旅里连夜四处搬救兵。部队修配厂的技师来了,地方修理厂的师傅来了,但谁也拿不定主意。

  肖长明闻讯也匆匆赶到现场,他听了听柴油机的声响,又闻了闻油烟味,将发电机拆开一看,确认是电机铁板贯振引起了轻微拉缸。

  肖长明回过头问旅领导:“这台发电机要连续工作多长时间?”

  “24小时。”

  “没事,36小时都没问题!”

  一语惊四座。“可马虎不得,出了问题谁都担不起!”负责领导心有余悸。

  “怕啥,我用脑袋担保!”肖长明目光里透露着坚定。果然如他所言,第二天一切顺利。这下,大家彻底服气了。

  官兵们知道,肖长明的“绝技”源于他日积月累的苦练。为大国长剑保驾护航30年,肖长明那双油迹斑斑的大手成功修理了上千次“疑难杂症”,练就了“看、摸、听、记”的“绝活儿”:一看废气颜色,就能对故障的性质判断个八九不离十;一听声音,就能说出“内脏”的运转状态;一摸润滑油的黏度,就知道机件磨损的程度;车上的上百条管路都装在他的脑子里。

  2010年盛夏,戈壁滩上黄沙漫天,导弹旅奉命再次出征。眼看梯队就要装载,可一辆发射车油门拉线断裂。发射车是特种装备,在当地买不到配件,修理工急红了眼。

  肖长明赶来了,从通用装备配件里翻出一根相近型号的节气门拉线,现场加工改造后装上,一踩油门,“铁马”轰鸣,厂家人员拍手叫绝。这次演习,该旅发发命中,第二炮兵诞生首个“百发百中旅”。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16日报道,在他们发表这番讲话之前,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称,9月8日拍摄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似乎在准备修建第三条跑道,这次是在米斯奇夫礁(即我美济礁)上。

  报道称,米斯奇夫礁是中国在斯普拉特利群岛建造的七座人工岛之一。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亚洲海洋透明计划主任格雷格·波林说,最新的图像显示有一块3000米长的区域,周围有围墙保护,这与中国在斯普拉特利群岛另外两个岛——永暑礁和苏比礁(即我渚碧礁)——上所做的工作类似。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海军退役官员说,跑道将有助于帮助海军打击美军在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地区盟友帮助下在南中国海建立的据点。

  这名海军退役军官说:“如果解放军想要在南中国海取得制海权,海军就必须实现对南沙群岛的空中控制,这里是中国海军进入西太平洋的唯一通道。”

  报道称,6月28日,卫星图像显示,中国几乎完成了永暑礁上三公里长跑道的建设。

  这名中国海军退役军官说,跑道将为海军在海南三亚的基地提供全面支持。

  安全专家说,三公里长的跑道足够军用和民用飞机起降,可以让北京更加深入东南亚海域核心地区,它在那里与包括越南和菲律宾在内的一些国家存在主权争议。

  上海的海军专家倪乐雄说,三条跑道可以让中国军队在整个南中国海投射力量,并正式进入亚太水域。

  从军三十载,在“创业门”的见证下,该旅武器装备两次换型三次改制,当初的旅领导很多已经成长为将军,旅里的修理力量也由最初的6人修理班壮大为修理营,而48岁的肖长明还是普通一兵,默默地演绎着“战车神医”的故事。

  临行之际,肖长明又一次来到旅史馆,在“创业门”前、在刻有自己名字的导弹发射号手墙下、在一次次重大任务的照片前,他留恋徘徊,这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不自觉地扬起了头,努力不让泪水滑落下来。(周献人 刘刚)

  报道称,一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拒绝对这家美国智库的看法发表具体评论。但他重申,美国要求停止在南中国海的填海造岛工程。(编译/卢荻)

本文由365备用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