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开药不检查 一个小水泡差点让她截肢
17/04/29来源:http://www.shyijcn.com

  

记者在该医院肿瘤科看到的相关“告示”

  □金陵晚报记者 李花

  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水泡,差点让她成了瘸子。一名中年女性患者,因抠破了脚趾上的一个小水泡,短短八天后,伤口恶化到差点截肢的地步。医生发现,造成她病情恶化如此严重,除了她感染的是超级耐药细菌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是一名糖尿病患者。4月28日,解放军第454医院急诊收治了一名紧急转院的病人,经过精心治疗,医生保住了她的腿。而进一步调查发现,她的家族里四代人中都有确诊糖尿病的患者,而第五代小孙子,也是一个肥胖儿,同样属于糖尿病的高危人群。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医院规定医生给病人开的检查费用要和药费达到1:1,不达标就要扣奖金;医生因此只能“恳求”病人不要只开药而不做检查?最近几天,广州市中医院肿瘤科专家门诊桌面上的一纸“安民告示”引发关注,有医生透露,因为收入与“开单”挂钩,目前该院已有医生护士甚至科室主任请辞。

  广州市民陈伯曾患有直结肠癌,去年经手术治疗后如今一直服用中药调理。然而最近几天,他照常去住所附近的广州市中医院开药时,却被医生“劝退”了。

  “吃了快一年中药,身体感觉也开始慢慢恢复,但现在医生却说不能开中药,但西药根本吃不起啊,怎么办?”陈伯最终只得舍近求远去其他中医院。

  羊城晚报记者采访发现,和陈伯一样,来中医院就诊的癌症病人多数都是经西医治疗后进入调理恢复阶段的患者,为什么限制病人开药?广州市中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不是不愿意开药,而是如果病人只开药不做检查或者治疗的话,我们将因为完不成定额要被扣奖金。我们也很无奈。”

  “因为药比超标,上月奖金扣得只剩下18元,医院定额——药费:检查费<1:1,每月结算,超过多少,实扣奖金多少,故此长年只开药不检查者,敬请体谅为感。”记者在该医院肿瘤科看到了这张“安民告示”。< p="">

  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广州市中医院就实施了这一定额管理制度(浮动津贴分配方案),据此,医生每月对病人开出的检查费用应多于开药的总费用。 “门诊病人几乎都是要求开中药的,极少有人到中医院做CT等检查,定额标准很难完成。” 该院一位肿瘤科医生向记者诉苦,上个月该科主任医师月奖金扣剩18元,医师和护士更少,只有12元。“如果再来几个只开中药不检查的病人,下个月的奖金只怕要成负数了!专家又不忍心拒治病人,于是只好出此下策,目的是劝退那些历年都在其他医院做检查而在中医院开药的‘药费全贴’的病人,以期能够减少一点药比的‘负担’”。该医生表示,虽然被扣钱,也再三告诫自己:“坚持合理医疗,不能从病人身上赚回来。”

  “科室近三年平均月奖金1500~2000元。”该科另外一名医生表示,自从该院实施上述考核办法后,经常出现奖金几百元、几十元甚至负数的情况,因为只要有一个病人超标,全科奖金危矣。该医生透露,有医生、护士甚至科主任因此请辞。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该医院编制内的医生、护士基本工资3000~5000元/月,编制外的合同护士每月医院付1500元/人,但是经相关公司发到个人手里只有七八百元。

  截至记者发稿时,广州市中医院暂未对此作出回应。

  医务人员收入医院科室收入不得直接挂钩

  2015年4月3日,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公立医院预决算报告制度暂行规定》中明确,不得将医院收入指标分解到各科室,更不得将医务人员收入与科室收入直接挂钩。

  抠破了小水泡,差点丧命

  盐城人王大英(化名)今年44岁,今年过完年应聘了一家新单位。入职体检时,王大英被确诊为2型糖尿病。吃了几个礼拜的药,王大英没有啥感觉,之前自己一直也没有什么症状。之后,她就把医生的话抛到脑后了。

  今年4月20日,王大英在洗脚时,不小心把左脚第四脚趾上的水泡被弄破了,因为伤口不大,也不疼,她没有太在意。可是两天了,伤口没有愈合,反而开始淌脓血。丈夫陪着她到上海的一家医院就诊,医生发现她是糖尿病足,给她上了胰岛素,挂水消炎,但是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伤口还在继续恶化当中。

  4月28日下午,王大英被紧急转到南京的解放军第454医院。到医院时,王大英已经站不起来了,是被轮椅推进来的。急诊医生发现,她膝盖以下三分之二全部溃烂,伤口不停地渗着脓血,散发着恶臭。

  “如果当时不紧急手术,不但可能面临截肢,可能会危及到生命!”该院内分泌科陈金安医生回忆说,王大英确诊为糖尿病足合并下肢坏死性筋膜炎,感染病灶接近膝盖。

  当时医生们紧急为王大英进行了清创、引流等一系列手术,不幸中的万幸,患者的腿保住了。

  为啥这个小水泡这么凶狠?是超级细菌

  短短七八天时间,一个小水泡为啥造成如此严重的感染,而且该患者还患上了坏死性筋膜炎。坏死性筋膜炎危害特别大,死亡率高达50%。

  在进行细菌培养后,发现王大英感染的是金黄葡萄球菌,这是一种“超级细菌”,耐多种抗生素。陈金安医生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样的患者,非常危急,截肢算轻的了,如果处理不及时,丧命几乎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然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即便如此,一个小伤口也不至于恶化到如此境地。患者的糖尿病也是促成细菌短时间内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王大英被送进医院时,空腹血糖已经接近30毫摩尔/升(正常人空腹血糖为3.9~6.1毫摩尔/升),“就好像是把细菌泡在糖水罐子里一样,让细菌迅速肥硕起来”,造成病情的迅速恶化。

  这个患者来自糖尿病家族

  在王大英住院期间,医生了解到,她来自一个典型的糖尿病家族。王大英说,她的奶奶(因糖尿病并发症已病故)、叔叔、姑姑和弟弟都确诊糖尿病。自己父母过世得比较早,因为那时候农村医疗条件限制,也没有明确的医学诊断。

  王大英从小就很胖,身高1米56的她,体重近140斤。虽然早知道自己可能会“遗传”糖尿病,且之前也已经诊断为糖尿病了,但是因为没有症状,身上不疼不痒,能吃能喝,所以并没有引起重视。王大英住院期间,23岁的儿子来南京照顾母亲,还带来了王大英3岁的小孙子。管床医生惊奇地发现,王大英的儿子也是个胖子,身高不到1米7的他,体重超过了200斤;小孙子也长得肉嘟嘟的。

  于是,医生建议她的儿子也查一下血糖,不出意料,儿子也被诊断为糖尿病。这么算来,一家四代都确诊为糖尿病,而第五代,也就是王大英的小孙子,如果不从现在开始进行控制体重等干预措施,很快也会成为糖尿病的高危人群。

  医院里,“家庭病房”不再是偶见

  “医改成功和医患关系的改观,应该从医院的分配制度破冰,才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取得突破性进展。国家虽然有政策,但如果没有落实到医院,甚至出现医院制定土政策与之对抗,政策再好也无济于事。”广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级医生表示,医改进展缓慢是因为触动了医院基建工程、医械和药品采购、医院人事安排、职称晋升等诸多环节的利益,来自这些环节的阻力最多也最大。

  解放军454医院内分泌科陈金安医生告诉记者,几乎每个月,都能遇到两三例这样家族型的糖尿病患者,有的时候儿子送父亲来住院,自己“顺便”查一下血糖,也是糖尿病。有时候,父亲和儿子一起来住院,要求住在同一病房。这样的“父子病房”、“母女病房”真不是偶见。

  目前已经明确,糖尿病有家族史,特别是一级亲属(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姐妹)或二级亲属(祖父母、孙子女、叔舅姑姨、侄甥)中有糖尿病患者的;另外,本人年龄大于35岁;超重肥胖者;生活不规律且抽烟嗜酒者;分娩过8斤以上体重婴儿的女性;60岁以上,体力活动较少且体态丰腴者,都应该定期去医院进行检查。另外,建议一定要查餐后2小时血糖,而不是单纯查空腹血糖,最好直接做胰岛功能检查,以便早发现异常早干预,把疾病消灭在萌芽状态。有糖尿病家族史的人要想不得糖尿病,必须调整饮食结构,改变饮食的不良习惯,加强体育锻炼,避免体重超重或肥胖。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